原创王大地给力12-18 20:45

摘要: 作者|Ariel Ramchandani,太平洋标准杂志编译|王大地Austin餐厅和Dai Due肉店都做

作者|Ariel Ramchandani,太平洋标准杂志

编译|王大地


Austin餐厅和Dai Due肉店都做着野猪肉生意。大厨Jesse Griffiths自制野猪肉西班牙香肠出售,也研发了不少野猪肉佳肴。他还亲自授课,教大家怎么屠宰和烹调野猪。Griffiths说野猪肉和葡萄酒一样,有地域性口味区别。南德州的野猪肉和中部的味道就是不一样。按规定,他的餐厅必须向美国农业部认证的肉商购买肉类。野猪被捉住后,马上卖给肉商。肉商把野猪一车一车地运到屠宰场,用0.22口径枪支射杀(口径太小无法贯穿野猪的坚硬头骨),再开始屠宰。

2004到2009年间,全美经农业部认可被屠宰的野猪数量为46.1万头。一部分在本土销售,一部分出口欧洲(当地人好这口儿),一部分出口亚洲(猪肉紧缺)。

日常运作中,Griffiths说野猪肉总是供不应求。他不能买猎杀的野猪,不符合规定。但又有大量需求,有时很头疼。他说情况其实挺尴尬,因为野猪数量很多,但合格售卖的数量太少。他不赞成直升猎猪这样的活动,不人道,也变相浪费了很多猪肉。有些人打着做公益的旗号来猎猪,这是他不能接受的。照他的话,如果要做好事,去救济站帮忙就行啦。


“只要见着野猪我就尽量打,然后我还吃。一天杀30多头,数量惊人,但身边还有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,你说怎么办?”


我去采访Dai Due那天,刚好碰上他们进了一批新野猪肉。硕大一张屠宰桌(感觉有Sid Miller办公室那张那么大),野猪整齐排列,旁边是一把巨型锯子,用来锯树那么大那种!在这儿,野猪肉被分成不同部位出售。我顺道买了点野猪肉西班牙香肠,找了个保鲜袋装起来,再加很多冰进去保鲜,毕竟这次采访要跑不少地方。后来我自己煎了尝尝,味道真是好。肉质肥而不腻,有嚼劲,吃完了盘子底上还留着红油。厨房里那股子肉味,久久不散。

总算是来到直升猎猪位于德州Bryan的大本营了。上安全措施课的时候,我还遇到了另外两口子,他们是在一次慈善拍卖会上拍下了1小时的猎猪体验,今天过来试试。不过据我所知,1小时根本猎不到什么,纯粹兜兜风罢了。太阳还没升起来多会儿,这两口子就回程了。我见到了公司的飞行员,也是合伙人之一John Dumont。那会儿他可是饿坏了,嚷着要吃东西,所以老布和我还有John就一起去附近的Cracker Barrel吃点东西,顺便聊聊。

诺大一餐厅,我们坐在正中。我单刀直入,让他们聊聊日常工作中遇到的一些囧事。老布抢着发言:“有些客户觉得自己铜皮铁骨,不需要任何安全措施,他们最难搞。中国客户也有些麻烦,毕竟语言不是很好,然后也没有什么用枪经验。”

这时候我想起,曾经在他们脸书页面上看到一张中国客户的照片。两人抬着枪,满脸笑容,站在直升机前合影。照片上还有句中文:“和猎户人家一起体验极致精彩”。


John Dumont正在为客户进行安全培训 摄/ Benjamin Rasmussen


John点了一份蓝莓班戟炒蛋腌肉套餐,老布要了一份水果。边吃边聊。然后我才知道,他们觉得我来采访钱,是不是也觉得他们是那种特冷血的屠夫


John:“这事吧,说白了就是特有争议性。”

老布:“但很多人就是觉得不爽。”

John:“只不过他们不了解实情罢了。”

老布:“你看见了,我们真不是喊打喊杀的野蛮人。反对的人觉得这生意就是特残暴的杀戮行为。”

John:“是啊,他们心目中我们就是割喉放血舔刀尖那种暴徒嘛。”

老布:“也许是我敏感了,但经常听到别人这么说,我也没办法。”


聊天过程中,他们也问了我对接下来多元化业务的想法,像爆破体验,空中移动打靶和在直升机上架着枪射击。


John:“除非上战场,要不然别处你没法体验这些东西啊。”

老布:“是啊,但会不会适得其反呢?”


第2天早上老布来接我的时候,他坦言对公司发展有所担忧。

老布:“就我们一家公司真是没法对野猪数量起什么作用,哪怕就这一个县份也很难。我们3人加直升机和几把枪,我看没戏。我觉得我们这个业务模式只有在特地的一些区域才行得通。”

那天早上天气不太好,阴沉沉的。这种天气不适合狩猎,用John的话说,就是“坑爹”。但客户也都来了,还是得飞。给直升机加了46.5加仑的油,整装待发。

公司这台R44直升机,是他们从加拿大艾伯塔那边买的二手。之前是用来运载游轮工人的。老布回想起他们去接机,从加拿大跨过国境,穿越洛奇山脉和黄石公园,3天时间回到德州,那次航程,让人难忘。

飞回来之后,他们改了编号,又做了些改动,比如说把门卸了,加了个踏板,让客户斜着身子出去打猎时有个脚踩的地方。再有就是把公司logo加了上去。


“R44看起来就像个大昆虫。John点火,螺旋桨转动,这只“虫”活了过来。机场附近,冷冰冰的建筑旁,传来声声鸟叫。”


【未完待续】 


上一篇:新潮农业:美国高空猎猪这门生意的三五事(四)

推荐阅读:中国新农人对西班牙野猪入侵马德里的一点建议